猎鹰传奇[下]
作者:冬子李

4

 

  二更。州衙。

  云飞扬坐在书房里翻看一本剑谱。案前点着一根青烛。没有一个人在旁边侍候。

  已近中秋。院中洒满凉月,竹丛在微风中簌簌作响。

  忽然院中落下一个人影,轻飘飘地像一枚黄叶落地,没有一丝声息。

  书房内却说话了:“是逍遥侯到了吗?”

  门声响处,云飞扬笑着迎出来。

  孤狼拱手笑道:“云知州果然名不虚传。”

  云飞扬躬身声:“怎比逍遥侯的盖世神功。”

  坐定之后。孤狼问到:“云知州来此已有三年,不知对剿灭猎鹰山庄有何计策?”

  云飞扬到:“卑职来安远之前,有五未知州先后惨死,无疑是那猎鹰山庄下的毒手。我初来安远,库中无粮、帐上无银,堂前衙役都是猎鹰山庄的眼线。我独上山庄与杜天雄比武,虽凭小胜劝他归顺,若说剿灭实在力不从心。”

  孤狼道:“据我所知,云知州手下也有一班得力的捕快呀!”

  云飞扬道:“侯爷取笑了。三年来我积聚粮钱,网罗江湖异士,也是要准备日后与猎鹰山庄决战。”

  孤狼道:“如今不可再等,我二人携手,更有何惧?”

  云飞扬道:“由侯爷出手,自是稳操胜券。不过猎鹰山庄经营多年,羽翼众多。我们应当先剪其羽翼,断其财源,最后才可直捣巢穴。”

  孤狼点头称是。

  二人一直议到三更方才分手。

  

  孤狼回到客栈,仍无睡意。不由从怀中取出测字先生留下的蜡丸。

  蜡丸十分精致,打开后里面有一个小纸条,上述“狼已南来,三日可到。”落款处画着一只鹰。

  这分明是一封密信。如果那只鹰代表猎鹰山庄,这信又是送给谁的呢? 

 

  也许有人根本没有听说过安远。

  但他却一定听说过万花楼。

  万花楼是猎鹰山庄经营的最大酒楼。

  不只卖酒,还可以赌钱。不只可以赌钱,还有一等的美女。

  这些美女是江湖豪客们从全国各处搜罗来的。即有苏杭佳丽,又有北国娇娘,还有来自西域的碧眼女郎。

  因此不仅是安远,附近各州甚至外省的富商大贾们都专程来此享乐。

  先是玉液琼浆的豪饮,后是一掷万金的豪赌,最后还有拥香偎玉的良宵。

  凡是这世上能享受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享受到。

  老板杜天杰是猎鹰山庄杜庄主的堂弟。

  安远城所有“鹰记”商号都要把利银交到他手上,再由他转往山庄。

  猎鹰山庄的庞大开销就由这个“万花楼”支撑着。

 

  今天杜天杰的心情很好。

  他刚喝完两杯波斯产的葡萄酒,品尝了一份精美的烤兔肉,然后泡了一个热水澡,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爽快。

  此时他拿起了一本棋谱,研究着一个个残局的破解方法。这是他最大的乐趣。

  他刚破解完三个棋势的时候,楼下的管事急惶惶地跑上来报告:“老板,下面赌场里来了个高手,把柜上十万两银子全赢光了。”

  杜天杰放下棋谱,说:“慌什么?输十万银子不是常事吗?再往库里取二十万,让赵师傅下去看看。”  “是。”管事的领命而去。

  杜天杰又拿起棋谱。他知道只要赵师傅出面,一切都不在话下。

  赵师傅是万花楼重金请来的牌九师,他成名已二十多年,从未失过手。

  可是过了一会,管事又跑上来了。“老板,这二十万两又输光了。”

  杜天杰有点坐不住了,三十万两对谁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

  他问:“赵师傅没去吗?”

  “去了,赵师傅赌不赢,已经气走了。”

  杜天杰眉头一锁:“再取五十万两,我下去看看。”

  牌桌前坐着一个白衣大汉,脸上有几道疤痕。他身前的银票已堆了老高,但看上去并没有丝毫的兴高采烈之意。

  杜天杰笑道:“这位客官好运气!接着赌吗?”

  白衣大汉道:“赌已尽了兴,我要叫一位姑娘。”

  杜天杰笑了:“这有什么,万花楼里还缺得了姑娘吗?”

  白衣大汉道:“我要找云香姑娘。”

  杜天杰不笑了,面色显得有些为难。

  云香可是万花楼的王牌,而且脾气古怪,一年也接不了几次客。

  白衣大汉抓了一把银票,说:“我愿出三倍的价钱。”

  杜天杰想了一下,说:“请稍等片刻。”

  他回转身上了三楼,来到一个偏僻的房间外,垂手站立,轻轻叫了一声:“云香。”

  里面有人应了一声。

  杜天杰道:“今天心情如何?楼下有位客人点名要你陪。”

  “不好,叫他快滚!”

  杜天杰诺诺连声地走下来,对白衣大汉说:“今天云香身体欠安,不能接客。”

  白衣大汉把那堆银票一推,说:“三十万两一夜,如何?”

  杜天杰道:“你就是一百万两,云香小姐也不会出来的。”

  话音未落,楼上有人笑着答言:“谁说我不会出来,有人出三十万两,我天天都可以出来。”说话间,从楼梯上款款走下一位美人。

  这位美人一出现,楼下陪客的那些美女即刻被比成了搽了粉的母猪。

  所有男人的眼珠都瞪大了一倍,心跳加速了两倍。

  一位五十多岁的富商当场犯了心脏病,抬出去后不久便不治身亡,临死还一个劲地咽口水。

  白衣大汉看着这位美人,突然笑了:“云香姑娘倒像是在哪见过一般。”

  云香嫣然一笑:“看来我们是前世有缘呢。”

  杜天杰道:“既然云香姑娘中意,就请二位上楼吧。”

 

  进了房间,云香姑娘就像变了个人。

  由一个雍容华贵的仙子变成了十足的浪女。

  白衣大汉刚在椅子坐定,云香就笑着凑过来,丰满的酥胸几乎抵到他鼻子上。

  云香的手已搂过去,但白衣大汉突然向旁边一闪,一把扣住了云香的手腕。

  就在刚才的一刹那他已知道了云香是谁,因为人可以易容,但气味却难以改变。她胸部的气味与吉祥客栈的女人分毫不差,难怪会感觉面熟。

  白衣大汉正是孤狼。

  云香的手掌张开,掉下三根牛毛毒针。

  孤狼又开始搜索云香的身上。衣服不断地减少,但孤狼身上的冷汗却越来越多。

  等她衣服脱光了,共计搜出毒针一百根,毒蒺藜十个,金钱镖二十枚,银针雷两个,匕首一把。

  连孤狼都想不通,这样一个美人身上怎么藏得下这么多暗器。

  现在她不仅是手无寸铁,而且是身无寸缕了。

  这时她又媚笑着扑上来,孤狼也并不怎么反对了。

  云香搂住他的脖子,用小指的长指甲在他肩上狠掐了一下。

  孤狼这时才发觉自己错了。任何轻视女人的人都会倒霉。

  何况是云香这样一个女人!

  孤狼向云香拍出一掌,但女人早已向后退出几步,冷笑着望着他。

  孤狼开始感到一阵奇痒,右臂也渐渐发麻。

  门开了。

  杜天杰手握一把尖刀走进来。

  他冷笑着说:“孤狼大侠,今天我让你死个明白。云香姑娘就是杜庄主的大小姐杜芸,现在,你就是知道也没什么用了,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孤狼“嘿嘿”一笑:“原来猎鹰山庄的杜大小姐有当婊子的瘾啊!”话刚出口,人已倒了下去。

  杜芸气得脸色发青,喊到:“叔叔,先废了他!”

  杜天杰上前举刀就刺。

  这时从窗外飞进一个铁球,“嘭”地炸开,屋里顿时烟雾弥漫,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有两条黑影从窗户窜入房中,接着屋内传出两声惨叫,然后就没了声息。

 

  当楼下赌钱的人们发现楼上失火时,火势早已经无法控制。人们屁滚尿流地逃到街上,眼睁睁看着这雕梁画栋、美仑美奂的万花楼变成了一片火海。                  

 

                     5

 

  孤狼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雅致的书房里,他认得这是云知州的书房。

  一个丫鬟在床前恭恭敬敬地侍立。看见他醒过来,就急惶惶地跑出去了。

  一会工夫,胖胖的笑郎君就眉开眼笑地跑进来:“哎呀侯爷,你可醒过来了。你已经昏迷三天了,这下云老爷可以放心了。”

  孤狼欠欠身,肩头却剧痛难忍。低头看时,可见大片紫黑脓肿,伤可及骨。

  他叹气道:“任我万般小心,还是着了那妖女的道儿。但不知何人救我出来?”

  笑郎君道:“侯爷独闯万花楼,云老爷与小人暗中保护。危机之中,仰赖云老爷出手救下侯爷,还出手把那二贼杀了。”

  孤狼道:“你说云知州亲手杀了杜天雄的弟弟和女儿?”

  笑郎君道:“正是。”

  孤狼点点头:看来是我疑心太重了。

  迟疑片刻,他从胸前掏出一个纸包,问道:“那个测字先生交给我这个蜡丸,你作何解释?”

  笑郎君打开纸条看看,微微一笑:“这是猎鹰山庄传递密信之物。由信使含在嘴里,情急之下可以吞到肚里。想必那测字先生已投靠了猎鹰山庄,当时自知不敌,假意蒙骗侯爷的。”

  孤狼默默点头。

  笑郎君道:“云知州外出公务,吩咐小人守护侯爷。我去叫人先给侯爷弄些吃的。”说罢,躬身退出。

 

  三天之间,杜天雄似乎衰老了三十岁。

  万花楼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女儿和堂弟失踪,想必是已葬身火海。

  逃出来的伙计报告:当晚孤狼大闹赌场,然后与小姐一同上了楼。

  孤狼是何等狠辣的人物!傻女儿竟要在他面前玩火。

  他后悔自己对这个独生女儿太过娇纵了。

  女儿虽有足够的心计和狠辣,但从不肯扎扎实实的学武功。她十几岁就跑出去闯荡,没有人敢碰她一根毫毛,只因为她是杜天雄的女儿。

  但不久前,她竟然擅自去吉祥客栈暗算孤狼,多亏管家杜宽及时相救,才算逃得性命。

  杜天雄狠狠骂了她一顿。而她竟负气出走,发誓要让孤狼死在她手上。如今任性的女儿真的把命也搭上了。

  他恨杜天杰无能,更恨孤狼的冷酷。他要用自己的紫金断魂刀为女儿报仇。

  他提起刀向演武厅走去。

  只有练武可以化解他心中的郁闷。

  刚刚拉开架式。杜宽来了。

  杜天雄停下紫金刀,冷冷问道:“有什么消息了吗?”

  杜宽躬身答道:“刚刚接到密报:朝廷派来的那个测字先生已被云老爷的手下结果了。”

  杜天雄道:“那云老弟就可以放心了。”

  杜宽迟疑片刻,又道:“还有个不好的消息,州城和山下的两处粮仓被烧,至今查不出是何人下手,各处兄弟人心惶惶,商号也大多停业了……”

  杜天雄怒道:“还没交手就先乱了阵脚,全是没用的东西!马上传令:各商号照常营业。加快派人查访放火之人,山庄内要严加防范。”

  杜宽应声退出。

  杜天雄握紧刀柄,喃喃道:不能再等了,刀头见血的时候到了。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杜宽的惨叫声。

  杜宽倒在院子中央。三枚金钱镖分别击中了他的双眼和胸口。这个管过无数金钱的人最终死在金钱镖下。也可算是死得其所了。

  

  第二天,孤狼接到了杜天雄下的战书。            

 

            6

 

  孤狼的伤好得很快。

  因为云飞扬有天下最好的创伤药,也有天下最好的补品。

  云飞扬每日早晚两次来探望孤狼,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孤狼本非多情之人,但仍对此心存感激。

  云飞扬不愧是一条有情有义的汉子!

 

  杜天雄的挑战日定在九月甘二。云飞扬建议把日期延后,但孤狼拒绝了。

  因为到那天他就可以基本恢复,而杜天雄并不知道他受过伤。

  孤狼是从不向敌人示弱的。况且还有云飞扬做帮手。

  他可以稳操胜券。

 

  癸酉年九月甘二:宜开业,签约,出行,忌修造。火星日。

  孤狼和云飞扬双双赴约。

  决战之地选自猎鹰山庄旁一座悬崖边的空地上。

  这里没有人可以偷看,也无法设伏。

  决战要讲江湖规矩,必须是一对一。

  云飞扬做见证人,他意味深长地与两个人都击了一掌。

 

  已是深秋。山上寒风瑟瑟,残叶飘零,枯草摇曳。

  杜天雄望了一眼手中的紫金刀。

  它已经很久没有得到鲜血的滋润了。

  刀劈“华山三杰”已是八年前的事了。

  腰斩“震关东”也已过去了五年。

  五年来没有人敢向他挑战。紫金刀也变得寂寞了。

  今天,它终于可以再展雄风了。杜天雄又望了望他的对手。

  他深信今天就是孤狼的末日。

  因为他有一张王牌。

  云飞扬。

 

  此刻,孤狼已慢慢取出了他的兵器。

  一根三尺长拇指粗的白银棒。

  没有人看到过他这件兵器。

  看到过的人都已变成了死人。

  死人岂非已不再是人?

 

  紫金刀终于出手了。

  就像暴雨前天边的乌云,挟带着浓重的杀气,在狂风中漫卷而来。

  刀光就像凌厉的闪电。

  刀势就像狂怒的雷霆。

  有谁能抵得住闪电与雷霆?

 

  白银棒开始还击了。

  好似狂风中轻盈的海燕,在风浪中穿梭起舞。

  有谁见过被风雨吞没的海燕?

 

  半个时辰过去了,两个人都已被汗水湿透。

  杜天雄终于找到了对手的破绽。

  他的紫金刀比白银棒要长三寸。

  这三寸就已足够。

  他故意露出一个空门。

  等白银棒迫不及待地探过来,他早已向后退出了三尺。不多不少,整整三尺。

  白银棒堪堪触到他的衣炔。而他的紫金刀已闪电般砍了出去,他的刀是长出三寸的。

  杜天雄感到刀锋入肉的滞涩,他看到孤狼的前胸被割开一个口子,血从伤口喷溅出来,他笑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胸口一凉。

  从白银棍的顶端弹出了一根钢锥,大约三寸长的钢锥直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杜天雄捂住伤口,转身叫了一声:“云弟,帮我!”就痛苦地弯下了腰。

 

  云飞扬提着剑走过来,脸色冷得像这深秋的天气。

  他轻轻一抬手,就把剑刺入了杜天雄的心口。

  杜天雄瞪大眼睛望着他,像在看一个奇迹。

  然后他就看见了自己死去的亲人们。

 

  孤狼的前胸已被血染红了,那一刀已把他开了膛,肠子开始慢慢垂落出来。

  但他没有理会这些,望着向自己走近的云飞扬,他喃喃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云飞扬冷冷地说:“明白了就好,不要做个糊涂鬼。”

  孤狼感到脖子凉了一下,他想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图古鲁--那个被他抹了脖子的人。 

 

  半月后,朝廷接到安远知州云飞扬的飞马奏折,其中说道: 

  臣自领命来安远,因猎鹰之逆贼未除,夜不安寝,食不甘味,卧薪尝胆,以备来日。幸有圣上遣逍遥侯助臣剿贼,臣为之日夜谋划,断贼财源,烧贼粮仓,斩贼羽翼,令逆贼成瓮中之鳖,束手待擒。  

  岂料决战之日,杜逆作困兽之斗,狡猂异常,逍遥侯不慎重伤身亡。臣救之不及,乃独战贼首。仰皇上之神威,终能击败猂匪,斩其首级献上,以慰圣心。

                         臣 安远知州 云飞扬                                                                          百拜叩首 

  一个月后,朝廷下旨:安远知州云飞扬剿贼有功,继任逍遥侯,赏白银五十万两。

 

                                2004815

 

 
上传时间:2005-08-13 12:38:33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阅尽沧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