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口龙凤鸭
作者:-

同口镇也算白洋淀边的名镇之一,民国时期这里出过大军阀陈调元,著名作家孙犁也曾在此任教。同口镇的市井中至今有不少业余书法家和乡土诗人,也是其丰厚文化底蕴的一个鉴证。同口镇人口一万多人,村落沿着白洋淀大堤伸展得很远,这里的街道没什么长远规划,弯曲而狭窄,加上地势较低,雨季常常是满街泥水,行人要在跳跃中行进。尽管如此,同口镇却曾经是我童年时向往的地方。

我的老家在离同口几里路的一个村庄,村里仅有几百人口,贫穷而偏僻。小时候跟父母到镇上赶集,看到饭馆门口摆着猪头肉,烙着火烧,水果摊上摆着红红的苹果和橘子,就感觉如同到了天堂。一路口水地跟下来,最后只能得到一个荷叶包着的大油条或是一个夹了猪肉焖子的热火烧,这对于我已经是相当满足了,因为父母自己都舍不得如此奢侈。

同口镇有一个很有名的饭馆,从八十年代初就非常红火。这里的招牌菜也是鲜鱼活虾,水区人鱼虾吃得久了,就流传下很多做鱼的诀窍,比如说割鱼,一般城里人爱干净,取出鱼肠后要把里里外外反复冲洗,岂不知如此却破坏了鱼的本味。水区人做鱼只洗外不洗内,这样做出来的鱼才鲜香适口。当然这是指活鱼,死鱼不在此列。早年白洋淀的厨师都是民间手艺之集大成者,个个身怀绝技,简简单单一碗烩菜、一条酥鱼就能吃得人神魂颠倒。这家饭店的老刘掌柜亲自掌勺十几年,一直在同口镇独领风骚。

离开家乡十几年,那一份家乡美食的诱惑渐渐淡忘了。近两年听说同口镇这家老店又推出了一味新菜:龙凤鸭。尝过的人都赞不绝口,引得周围百里的美食者纷纷慕名而至,饭店每天炖的鸭子都有限量,许多晚到者虽然奔波百里,也只有望鸭兴叹了。曾有两次我与朋友约定去同口镇品尝此菜,都因故未能成行。因为与龙凤鸭几番失之交臂,口舌间的那份渴望也就愈加强烈。

今年“五一”,同口老店搬到县城来,更名为“五福楼”饭店,招牌菜还是那道龙凤鸭。这次我约了几个朋友,专程到“五福楼”小饮。定了一个雅间,点了本店的特色菜溜鱼片、红烧鱼条,当然还有一份龙凤鸭。菜陆续端上来,酒兴也渐浓,这里的溜鱼片是水区传统做法:不太讲究鱼片的色泽效果,口味却极好,鲜嫩、清香;红烧鱼条色深、油重,口味偏咸,不大符合当今城里人追求清淡的潮流。边品边饮,龙凤鸭终于上来了,是装在一个典雅的蓝瓷盆里,带着很稠的汤汁,浓香四溢,承袭的是传统的炖法。询问得知,龙凤鸭乃是珍稀品种,公鸭长大后头部酷似凤头,故得名。此鸭肉质极好,按秘方配以中药慢火炖熟后,鲜嫩适口,滋阴补肾,强筋壮体。听得这般好处,大家纷纷下箸品尝。鸭子已经剁成肉块,色深红,入口奇香,嚼之即烂,且不塞牙,真是名不虚传。一盆鸭子吃光,酒也喝至半酣,只觉得满屋里弥漫的都是龙凤鸭的清香。

据说龙凤鸭的配方乃是新掌柜所创,一道新菜开创了同口老店几年来新的辉煌。想想当年同口镇上简陋的小饭馆,再看看如今红火气派的五福楼,不由感叹:只有勇于推陈出新,才能不断发展壮大。饮食业是如此,世间万物莫不如此。

                                 20061231

 

 

 
上传时间:2008-08-14 20:54:13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阅尽沧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