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
作者:冬子李

   

 

小船犁开平静的淀水,把倒映的夕阳击成无数跃动的光斑。大淀上静悄悄的,雾气开始在水面上弥漫,有赶鸭群的吆喝声从远处传过来,清晰而悠远。

他停下双桨,望了望西山沉下去的太阳。离天黑还早。他又棹起桨,身体退后几步,又把桨向前推去,姿势很优美,像一种奇异的舞蹈。

水波“豁朗、豁朗”地拍击着船舷。

看现在的做派,他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船夫。其实就在去年夏天,他才从高考中败下阵来。

父亲只叹了口气,好像这是他早已料到的结果。然后就叮叮当当地修理院里倒扣的那条破船。他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后来他架起这条船,往返于这一块几里宽的淀面上,摆渡过往的行人。有时也到更远的地方运货。

到现在他早已忘掉了高考的挫折,仿佛那是隔世发生的事。日子过得悠闲又潇洒。他只须摇动双桨,挥发那充沛的体力,便可以终日在美丽的淀泊里飘荡、穿行。

他向对岸望去,见码头上早已呆立着两个人:一个粗壮高大,一个袅袅婷婷,像是一对情侣。他把船掉过去,靠在岸边,把锚抛在松软的泥土上,等客人上船。

少男扶着少女抖拌抖地上了船。少女从精制的小提包里掏出一张纸垫在船板上,然后递给男的一张。男的没接,“开船吧”,他对着船夫说。

他没有应声,也没上船,他想多等几个客人。

“快开船吧”,少女也催了一句,声音并不大,他去吃了一惊,下意识地转过脸去,盯住那少女。那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白晰,秀美,只是多了一架同样美丽的眼镜。他慌忙把视线移开,去却砰砰跳个不停。迟疑了片刻,他便默默地拔锚登船,向对岸摇去。

尽管他很不愿意去看那少女,但眼睛却忍不住瞄过去,心也剧烈地颤抖着。少女向那男子投去的每一个眼神都让他一阵晕眩。摇桨的手也不像往常那么有力,小船像蛇一样弯弯曲曲的向前爬行着。

 

两年前的一个上午,某节数学课正论证到最精彩的阶段。他前排的那个女同学突然转过头来,把借的那本短篇小说集送还给他。他信手把书翻了翻,就发现了那张叠得十分优美的字条。他心慌意乱地打开,只有一行娟秀的小字:“我们做朋友好吗?”做朋友?他想:我们早就是朋友了,不然怎么会互相借阅书籍,一起畅谈自己的理想呢?然而,他很快就明白了,她所说的朋友是另一个意思。

她就是船上这个少女。

太阳像烧红的铅球,不断向西方堕落下去,潮湿的微风从淀面上袭过来,像情人的手,让人酥酥的。水鸟也在苇丛深处唱起了豪放或婉约的歌,大自然是平静而和谐的。

然而他的心却在经历着一场急风暴雨。昔日的情人正和那个陌生的大学生喁喁私语,还不时发出几声娇娇的笑。那花朵一样的脸正鲜艳地绽放着,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另一个男人。

他狠狠地摇了一下桨,小船猛地向前一窜。船头的两个人回过头来,愠怒地望了他一眼。

她竟然不愿认出自己,他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

 

高考结束后的某个中午。他和她并肩走在县城外的林荫路上。

“我完了。”他感到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停了一下,又问:“你怎么样?”

“不知道......心里空得很。”她也很沮丧,眼圈红红的。

“没什么,也不一定非上大学不可嘛......

“不,我要上大学,今年不行明年再来,”她打断了他,“你也不要灰心啊。”

他低下了头。

临别,她拉住他的手,偷偷塞给他一块花手帕。他至今记得她那时两眼像湖水一样纯静,含情地盯着他。

不久,她的录取通知书来了。

他也曾努力盼望一张通知书,然而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努力。

大学生突然伸出他粗壮的胳膊,搂住了自己的情人。少女接受了这一导引,就势倒在他怀里。大学生的书在少女身上轻轻抚着。

他鼻子一酸,双桨划了个空,身子 不住前倾,险些跌进舱里。

“ ,我这是怎么了?”他骂自己,但却无法遏制心底里涌起的一股岩浆,他感到自己马上要爆炸了。脑海里,许多昔日的碎片和眼前的情景,像走马灯似地旋转着。

 

他感到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了,就把目光转向大淀。淀水泛着微波,博大而深沉。水鸟在鸣叫,鹅鸭像飘在水上的棉絮,悠然自得。

渐渐地,他感到一种力量,一种自然的同化力在向身心渗透。他在这种力量的感染和安抚下,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在松弛......

他移回了目光,摇桨的手变得有力而又谐调,船平稳地向前驶去。

船上的年轻人仍在拥抱,甚至发出一些激动的声音。但这一切,都似乎已离他远去,变成一幅遥远的风景。

桨声潺潺。

夕阳,淀水,苇田,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他和他的小舟悠悠地摇过去,溶入图画之中。

 
上传时间:2005-08-12 15:52:2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阅尽沧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